关爱单身狗

我愿生而彷徨,我愿生而动荡,我愿生而我便是你的盾

来一发DC的,据说不请DC全体吃火锅的XXX会怀孕

一条秋裤引发的血案

    今天哥谭的蝙蝠侠格外暴躁,一把揪住小丑,疯狂暴揍,边揍边说"让你,让你搞事,害得,害得我媳妇儿,媳妇儿,没穿裤子跑来救人,全世界都看到绣着 Bruce Wayen的大红内裤了"
    今天的史蒂夫格外扭捏,"亲爱的,今晚的月亮真圆"戴安娜一脸懵逼"今天不是八月十五呀"
    "我是说,月光也很强的"
    "so,你到底想说什么,"
    "我想说虽然你的战斗服在21世纪不算暴露,但是你不穿裤子出来打怪还是……"
     戴安娜暴走。
     据星球日报记者露易丝莱恩报道"今日晚12点,海滩惊显大帅哥裸男,此人身高一米九以上,身材健硕魁梧,胸肌饱满,咳咳,已经引发多起女性围观踩踏事件,请广大妇女同志在欣赏帅哥的同时注意安全……"
    "亲爱的哈尔,什么事。"闪闪一脸懵逼地接到了哈尔的电话,怎么这个时候打来了。
    "闪闪,你今天是不是买了很多肉色的秋裤分给了联盟里的人"
    "对呀,而且你知道,我比较性急,不知道合不合适就催他们套在制服外面穿了,不过超人那条好像太紧了,内裤颜色都露出来了"
    "那你知道他们穿着肉色秋裤去拯救世界了吗"
    "我知道呀"
    "不,你不知道"哈尔一脸严肃地说,"无论谁问你,你都说不知道,相信我,亲爱的,我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。"

@神经饼——帅哒 脑洞来源,不想吐槽你什么了,就写了一篇文吐槽

接  美国队长怀孕了之美国队长的孩子到底是谁的

@神经饼——帅哒 脑洞来源

接 据说不请复联全体吃火锅的XXX会怀孕之美国队长怀孕了

据说不请复联全体吃火锅的XXX会怀孕

(p6是小蜘蛛发给班纳博士的)

对老福特吞文小小的怨念,真的是小小的怨念

无所谓,谁背叛了谁1

丹花,me,莱蛛,时间线和电影不一样,私设花朵单恋马总,马总后知后觉,先虐花,后虐马,he
     混乱的敲门声和噼里啪啦的雨声吵得丹尼尔心烦意乱,不耐烦地挣开旁边两个纠缠他的妹子,该死,谁让她们来的,丹尼尔一边咒骂着,一边去开门,身后两个妹子还在嘀咕"怎么没电视上那么潇洒,冷冰冰的,""对呀,果然,还是距离产生美"。
     丹尼尔头痛欲裂,没好气地拉开门,"谁——"话音还没落就怔住了,眼前是一个穿着黑色外套全身都被雨淋湿的人。一双棕色的漂亮眼睛盯着他,带着怒气,却又极力克制着,薄薄的嘴唇没有一点血色,禁欲又野性,显然冻了很久了,湿哒哒的头发沾在前额,落魄却又挺拔,像游走在地狱边缘的折翼的天使,潦倒,却无法掩盖他的光环。
     这样的人,活该被堕落,活该被拖入地狱……
     "你好,马克在吗"那人冷冷地问,丹尼尔脑子根本没反应过来,"什么,呃,不好意思"
     "马克,在吗"那人又重复了一遍,
     "没这个人,不不不,你快进来"丹尼尔语无伦次地说着。平时口若悬河的大魔术师,居然变成了一个结巴,海伦知道了一定会嘲笑自己,丹尼尔懊悔恼地甩甩头,连马渣那个混蛋都可以嘲笑今晚自己的社交能力了,"嗯,马克,他,他在敲代码,对,敲代码"那个人侧身进来,说道"谢谢"
    丹尼尔赶紧闪到一边,让他进来。与此同时,丹尼尔注意到了那个人见到屋里的酒,女人,狂欢之后明显的失望和痛心……
    从争吵中丹尼尔知道了很多,那个人叫爱德华多,是马克的好友,哈佛的校友,facebook一个重要的成员,不过丹尼尔不关心这些,丹尼尔只关心,华多喜欢马克,不然语言中不会有浓浓的醋意,华多很在意马克,不然不会快气到发疯还一句重话不敢说,华多,华多对马克很失望,自己淋了一晚上的大雨,马克却心安理得地花天酒地。可马克不知道,马克是个傻子,马克配不上华多,丹尼尔下了这样一个结论。
     华多出来的时候几个妹子已经被打发走了,房间很显然被简单收拾过了,身后突然有人拍了拍他,"给,擦擦吧,我是丹尼尔,马克的朋友"华多转身,迎上了一双含着笑意的双眼,他接过温热的毛巾,擦擦自己的头发,看着这个和马克好像,好像的男人,华多差点就哭出来了,觉得自己好失败,全部的付出却换不来一个答复,连仅有的温情居然也是出自一个陌生人之手……
       "华多,你出来"马克远远地喊他,把华多叫了出去,华多穿得很少,还下着雪,他腿都冻到没知觉了,马克还面无表情自顾自得和他说了一大堆facebook的事儿,"典型的马克式冷漠"华多自嘲地一笑,丹尼尔隔着窗户,悄悄在旁边看着,简直想把那个混蛋扒光了直接丢在雪地里,他放下了酒杯走了出去,假装碰巧路过,和马克先打了招呼,面带惊讶地说"爱德华多,你也在呀,怎么穿这么少"说着脱下自己的外衣,微微踮脚,想要披在华多身上,华多有点不好意思了,才第二次见面,这样的举动有点太亲密了,于是尴尬地想躲开,"我还有一件备用的,你先穿着吧"丹尼尔轻声说,语气却不容拒绝。感觉到按在自己肩上的手一沉,没想到他居然有这么大力气,华多想着,不好意思驳了丹尼尔的面子,再加上自己也超级冷,就接受了丹尼尔的大衣,丹尼尔看着华多微微泛红的耳尖,微微一笑。"走了,喝酒去了。"丹尼尔挥挥手,然后把手插在裤兜里,转身离开。华多却没有想过,还有备用的,多么蹩脚的谎言呀,又不是登山,旅行,参加宴会怎么会有备用的大衣,也是此后很久,久到华多和丹尼尔在一起之后,华多才知道那天晚上丹尼尔只穿着一件薄衬衣走回了家……
     之后的事情简直是恶梦,被稀释股权,被从自己建立的公司里踢了出去,华多和马克开始了漫长的官司,丹尼尔走到一脸憔悴,双目失神的华多身边说"我爱你,但我不会出卖马克,他再混蛋,也是我的朋友,我知道你心里还放不下他,我会等,但我不会为了击败情敌耍手段,就像他当初对你一样,我不能帮你,但我会一直陪着你"一直陪着你,华多哭了,他们才第三次见面,却似乎已经成了对方的依靠了,华多好恨呀,为什么,自己每次潦倒落魄最不想被别人看到的时候,永远都是这个男人在自己身边,永远都是这个男人用最微小的举动,打动了他……
      马克看着楼下的丹尼尔给华多撑开伞,两人紧靠着消失在华尔街街头,淹没在人群里。 
      从此,那个人,在人群里,再也没有回头。
      从此,世界上多了一个暴君马克,也多了一个枭雄莱克斯。
   

论扯蛋和生孩子哪个疼

      老爷觉得真TAM的日了狗了,心里那个卧槽卧槽的。
      产房里,超人一声一声撕心裂肺地喊疼,老爷忍不住冲了进去,看见超人满脸通红,一边叫,一边喊,再也不生了,老爷虽然心疼,但是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"钢铁之躯生孩子也会疼吗?,有多疼呀"超人一脸震惊地扭过头看着老爷,突然一手伸过去扯着老爷的蛋蛋,咬着牙吼"这么疼"
      老爷,卒——
      产房里,小队长一声一声撕心裂肺地喊疼,老狼心疼了,但老狼悄悄心疼老狼不说,老狼冲进去就说,"喊什么玩意儿,有扯蛋疼呀"小队长一脸震惊地扭头大叫"你猜呀",一把扯着狼叔的蛋蛋。
      狼叔,卒——
      产房里,妮妮一声一声撕心裂肺地喊疼,大盾开启护妻狂魔模式,冲进去,"怎么样,疼不疼,疼不疼,疼不疼,你说话呀!"妮妮愤怒地扯着大盾的蛋蛋,"都怨你,你TMD说疼不疼"
      大盾,卒——
      产房里,小教授一声一声撕心裂肺地喊疼,老万听着受不了了,别人听不见,就在他脑袋里叽哩哇啦乱叫,他现在脑瓜子都嗡嗡的,终于忍不住进去说,"媳妇儿,咱喊声儿出来行不行,别就在我一人儿脑子里乱叫"小教授扯着他蛋说"不,就怨你一个人,不能祸害别人"老万一脸无奈,欲说还休,终于忍不住了"媳妇儿,别扯了,再扯就石更了"
     老万,海洋馆面壁中——

虫贱预警,看看各路超英如何解决婆媳问题

王牌保镖au,虫贱预警,逆cp预警